5秒

行摄乡村‖上六峰的“三书舫”(0/0)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未知 发布时间:2019年09月27日 点击数: 字号:

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

(0/0)
暂无简介

图文/特约记者 陈平章

金秋时节,“三书舫”石碑周围,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朵。几株原本翠绿的小树,叶片开始在习习秋风中泛出片片红色。石碑左侧,生长着一蓬茂密的金瓜,翠绿的瓜蔓生机勃勃。其中有一根藤蔓,如行云流水般,经“书”和“舫”中间,由左侧向右泻过来,叶叶蔓蔓,丝丝缕缕,贴着碑面有力地伸向前方。瓜蔓上的绿叶中,开着一朵朵金黄的喇叭花儿,几个拳头大的金瓜儿,挺着小肚子,在藤蔓上向我们甜甜的微笑,似乎要张口和我们说说心里话儿。

这石碑,是一方没有人工雕琢打磨的天然石块,大约十来公分厚薄,两米多高,上窄下宽,石碑坚硬有力挺立在石基上,曲形向上,颇具神态神韵。石碑上镌刻着“三书舫”三个苍劲的大字。

村主任告诉我们说,这里是李传锋先生的老家。三书,就是藏书、读书、著书,舫,就是船。

李传锋先生在我们鹤峰县,可谓是家喻户晓的人物。他原本是五里乡上六峰村的一个农村小青年,书山寻路,学海泛舟,从上六峰起步,走进了省城,成长为湖北文学艺术界的领导人,中国的著名作家。著作等身不说,还累获全国大奖。以《退役军犬》《白虎寨》两部作品,两次摘得全国少数民族文学“骏马奖”桂冠。

村主任说完李传锋,又带着几分骄傲地说,上六峰村人有爱读书、喜读书、会读书的历史传统,尤其改革开放后,教育得到长足发展,一个不足千人的小村,竟出了100多名大学生,20多名硕、博生。

伫立在三书舫石碑前,听着村主任的介绍,让我想起了居住在上六峰村的几位本家族人,为守护一部书,代代相传,不为金钱所动的故事。

那是2013年夏天,我们陈氏家族计划编一部陈氏族谱,经多方打听,说上六峰村的陈氏族人藏有我们陈氏一脉的老族谱。

2014年秋日的阳光洒满山野的时节,我们寻道来到族人陈忠兴家里。吃过丰盛的午餐后,陈忠兴找来一块门板,平整的支在屋外,然后从屋里抱出一摞藏书,一层一层打开包装,把一本本发黄的线装书,分成三四摞整齐的放在门板上。

我们去的三个人,分别一本本翻看着,记录着,还对重要部分进行了拍照。

陈氏五个弟兄,四个姐妹,还有侄儿男女,不离左右的陪着我们。

从资料中看出,我们金鸡口陈氏和这上六峰陈氏,都是在鹤峰改土归流后,大约乾隆年间从湖南澧县迁徙过来的,派序完全一致,可谓宗同祖,血同源。

由于资料太多,一个下午无法消化,我提出要求,希望将谱书中的相关部分借阅些日子,打上借条,限期归还。为了表示对族谱保管人陈忠兴一家的敬意,付给500元酬谢费用。

陈忠兴听了说,这些族谱,是从爷爷的爷爷往下传,一代一代传到他父亲手上,再从他父亲传到他手里,也不知好多年好多辈了。除了拿出来晒太阳防霉变虫咬外,还没有出过屋子,所以万万不能借出。

我以为是初次见面,他们不放心,怕遇到骗子,就请他们的乡邻李传发先生出面说情担保,以促成此事。李传发和李传锋是同胞兄弟,曾经在我的家乡工作多年,在鹤峰县人大副主任位上退休后住在乡下。

李传发叫他们只管借,说出了什么事,他可以担保。

可陈忠兴说,他一个人作不了这么大的主,要兄弟一起商量。

他们兄弟五个,真的商量了一个结果,那就是不让族谱离开现在的藏者半步。

我非常失望,但仍不甘心,又对他们兄弟说,再加500块,一千块,只用一个月,行不?

大家沉默了一会儿,陈氏兄弟中的老大说,我们是一个祖先,一根藤上结的瓜,一棵树上结的果,别说给这多钱,就是一分钱不给,这个方便是应该给的,可是祖宗有交待,这谱书金贵,不准出屋,我们不敢忤逆。

话说到这个分上,已经到头了,我们带着收获的喜悦和可能还要多次跑路的遗憾,披着没精打采的夕阳,离开了上六峰村。

过了几个月,时间一晃,已是天寒地冻的腊月,我踏着吱吱声响的冰凌,又一次来到这一百多里外的上六峰村,继续查阅族谱。

正是忙年、杀年猪的时候,大家非常忙,但陈忠兴还是将那些资料搬出来,小心的放在火堂中的一张桌子上,嘱咐我小心,千万不要掉到火里,或是炸个火星子到谱书上,烧了谱书。他又安排老伴和姑娘陪着。一上午时间,母女俩轮流陪护着我。

两次在上六峰查阅典藏,虽然发生发出一些不如意的事,但我又从心眼里敬仰陈忠兴弟兄们守护资料的精神。他们祖祖辈守护这些资料,算起来已经一百六七十年了,十几代人传承接力,把几十本各支各系的谱书保存得这么好,没有虫蛀,没有鼠咬,没有水浸。如果没有爱书、藏书如命的精神,没有对文化遗产的敬畏,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,他们的行为,或许就是上六峰人中的一个缩影。

我从回忆中走出来后,依依不舍的离开这尊被鲜花和绿色包裹的石碑,继续往村子深处行走。

上六峰村,就像一个大花园,公路两边,庭院前后,坡上坎下,五颜六色,姹紫嫣红。月季、紫微、十样锦、兰花、红三叶、白三叶,玉簪花,数不胜数。原来,苗木、花卉,就是上六峰的产业之一。

村主任告诉我说,你们这支族人很了不起,出了好几个大学生,有个叫陈传梅的姑娘,从上六峰的小学读起,一直读到华中师范大学毕业,接着又考取了中国人民大学的研究生,现在北京国家某部委工作。

我算了一下辈份说,那是我的四世孙呢,是我们陈氏族人的骄傲,更是你们上六峰人的骄傲。

同行的本村籍人田记者又补充说,有个叫陈厚权的男青年,走出上六峰,在县城搞绿化,占了县城大半壁江山。

我又高兴地说,那是三世孙。

据我编谱书时了解,我们陈氏一脉上辈十几代人,除少数几个读过私塾外,大都目不识丁。现在仅上六峰一支就出了很多大学生,教师、公务员、企业家等等,还有研究生、博士,进入国家部委工作,真是了不起!

在一栋栋飞檐翘角的大木屋门前,都有风景树或是果树。果树上,结着果子,瓜架上吊着黄瓜或者南瓜。有一棵大梨树,树梢上结满了黄金色的大梨子,梨树下端的黄瓜蔓上,吊着一个个老黄瓜,一时分不清是梨树结了黄瓜,还是黄瓜蔓结了梨子。

我们继续在瓜果满园、意趣天成的乡径上行走,呼吸着八月沁人的瓜果馨香,来到了刚刚开学的上六峰小学。

走进校园,只见一株参天银杏,苍翠欲滴,银杏树下,有很多小学生在课间休息,游戏,生机勃发。

34岁的校长迎上来告诉我们,今年高考,上六峰村又传出喜讯,有6人上了本科,其中上清华大学1人,上中国人民大学1人。

我们一行往回走的时候,年轻的村主任就如何建设好上六峰村,如何振兴乡村,如何发展旅游、如何发展民宿等等,诚心要我们帮他出谋划策。仅凭这一点,我们就看到了氤氲在村主任身上深厚的文化气息。只有浸润了一定文化的“儒官”,又胸怀博大,才会有如此吸纳他人忠言的气度。

半日的上六峰行走,我们颇有感慨。藏书、读书、著书,多么好的一个碑石牌坊。鲜花盛开、硕果累累的偌大上六峰村,不就是一艘精神和澳门永利网址内涵极其丰厚的巨“舫”么?

这艘动力无限的书舫,正在李传锋等上六峰人的驾驭下,乘风波浪,驶向前景美好的远方。

责任编辑:武陵云雾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